约定以致,物是人非

终于说好老地方见,却已找不到那家店。

   没有人知道,看到这句话时,我的心碎成一地宋瓷。再完美的瓷片,也拼凑不成一个完整的作品。

我们从来无法踏进同一条河流。青春,从来只是一张有来无回的单程票。不同的是,有的人有着收拾残局的能力,有的人,却只能放纵善变的情绪。

我们等待的,是一个不会回来的人。如同我们永远无法回去的青春。

白日时,我看到通透的阳光下,满目无可挽回的金黄,如海洋般让人心旷神怡的蓝,孕育出来的,是走向衰败的冬。

黑夜,一条无法预测的坦途,绊住了我们的脚步。月不明,星已稀,远方的先祖,正等待着我们重复他们走过的道路。

我是谁?你又是谁?

今日的我,是昨夜的你。昨夜的你,又成了今日的我。

都过去了,不管是心情,还是故事。终有一天,都会过去。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一片模糊的记忆中,留下一个清晰的你。

对面的你,给我一个晴朗的笑。我能还回去的,是一片永不褪色的蓝天。

插上翅膀,我亲手放飞你的余生。透过清亮的酒,我看到,你的梦想,我的理想。

月不明,隐隐约约,明明暗暗,掩掩映映,也终归走向了一片坦途。

我不知道,等待我的,前方是什么。我只知道,月亮,已经替我扒去所有栅栏,捧起一地月光,送到我们手中。

我驻足在原地,等待着一个也许永远不会归来的人。